MENXPAT
LIFESTYLE

《忘形水》為2018奧斯卡最佳電影?大家接受嗎?

5 months ago

當《忘形水》拿到了 2018 奧斯卡最佳電影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都預咗」,但就是不能滿意這保守的賽果。《忘形水》不是不好看,但就是就沒有好看的那麽厲害,值得捧走奧斯卡最高榮譽,尤其是面對同届多套做得非常好的小品電影。最近還被捲入抄襲風波,被指與《Let Me Hear You Whisper》、《Splash》、《Delicatessen》相似,故事就是沒那麽特別。

《忘形水》的各種設定,就是讓人覺得是一套非常渴望拿獎的一部電影。做到了絕對政治正確,以囊括最多道德議題,讓人無法辯駁。《忘形水》的角色代表了不同的邊緣人士,包括啞巴主角的勞動身份、黑人、同性戀等等,還有他們面對的種種階級衝擊:黑人夫婦的兩性關係、種族對立、上司與下屬、殘障與健全,這樣的矛盾、孤立帶來的孤寂,觀眾總有一方面可以身同感受,以童話故事在電影世界實現,以音樂和肢體,打破這些隔膜:這種幻想,這種無言、不需要多解釋的連繫,是人類渴望的。

《忘形水》是浪漫的,以水的意象代表愛的强烈流動性,配合視覺的愉悅,是一個與被邊緣化的「他者」的一段超越身體語言和社會階層隔膜的原始轟動愛情,「好偉大啊」。以童話故事表達,十分聰明,不需要以邏輯過濾,單純地展示「非黑即白」的對立,上司是永遠的壞,主角是絕對的好,省下一大堆角色塑造、情節鋪排功夫,讓粗糙的故事頓時變得 acceptable。籠統地帶出小眾,但是角色的深度刻畫不足,形象死板:同性戀很慘、勞動階層很慘、黑人很慘。其實故事最後也沒法帶主角衝出這些隔膜,大家只不過是同病相憐,自成一角,以愛情的自我感覺良好而獲得救贖。故事離不開這些以人類為中心的想象,水怪形象像人類,如果水怪像隻烏龜,會被接納嗎?就是因爲水怪像人類,具有「人性」才受到接納,大命題所提出的「無障礙」大愛,批判勁度低。

但《廣告牌殺人事件》是一部多麽令人覺得深刻,又充滿真實人性化的一套電影,不需要依賴什麼强大到無法辯駁的道德命題,也可以以小鎮為背景的故事發揮的淋漓盡致。身兼導演、編劇、監製的 Martin McDonagh,在沒有太多的導演經驗之下能有如此精彩豐富的電影,值得讚賞。故事人物不用荷里活的英雄式公式塑造,大命題沒有無聊的幻想,電影道出的,每一種角力之中那份複雜的情感與關係:主角為女兒伸冤,以正義打旗號的她原來非常自責、憤怒,做出一連串的不理智地行為,當面對警長癌症吐血,那個發自内心的善良反應是多麽動人;自殺而死的警長,道出了警方對於世事同樣有無力感,身不由己;所為「壞」的警察,Martin McDonagh 帶著觀眾深入他的生活,瞭解他的愚笨、粗心,被解雇後不是英雄式地轉好,而是繼續的頹廢,但内心是多天真的好,角色貫徹,亦有 progress,情節 twist 非常精彩,全套 115 分鐘的電影,沒有一句對白、一個角色浪費,如此的劇本,是真功夫,電影就是要表揚和鼓勵這樣的創作。以命題和幽默諷刺,《訪.嚇》非常出色,藝術角度和氣氛,《鄧寇克大行動》和《霓裳魅影》不遜色,《黑暗對峙》和《戰雲密報》氣氛緊張,演出出色,最後的《不得鳥小姐》輕鬆好看,《忘形水》憑什麽?

《忘形水》整體成功的地方就是,這是一套能讓大眾接納的跨物種黑暗科幻另類故事,以童話給大命題「愛」一個希望,讓大家在電影世界有個浪漫的幻想。加上意象、鏡頭、美術、氛圍、演員功力等等每樣做到 B+,加上强勁的視覺美術和點點幽默,娛樂感十足,吸納大量粉絲。在這個年代,視覺是一切,故事好的細膩小品,觀眾沒法欣賞,被特技寵壞了,將所謂的大愛用視覺表面帶出,難度在哪?電影同樣明顯地向 Hollywood 示好,40年代荷里活歌舞(個人不太喜歡)和加插電影業沒落的憂鬱,是對荷里活和電影界的 tribute。站在道德高地上,非常政治正確,令人難做,能不給一個奧斯卡嗎?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