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TYLE-TIPS.COM  
FOLLOW US
 
最新推介︰
TOP
HOME > INSIDERS > 《唐七太空站》第七章 奶:女朋友?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七章 奶:女朋友?

5 months ago

上回提要:阿朱聘請了阿奶一起到speed dating做媒,途中分享了各自對愛情及工作的看法。回到家中,正當阿奶與身在加拿大的爺爺通電時,突然門鈴一響……

《唐七太空站》第七章 奶:女朋友?

從小到大,爺爺總時常帶給我「驚喜」,不過這次的突擊現身,應該是威力最猛的一次吧。
爺爺嘻皮笑臉地四處參觀著這房子,更不時滿意地微笑點頭。相比起他加拿大的房子,這兒大概如雜物房般細小吧,真猜不透他在欣賞什麼。不過,爺爺就是個讓人猜不透的老頭兒,退休後多年都生活在加拿大,生活優哉游哉的。可是他總坐不定,每隔一兩年就會突然跑回香港,說探望我們,但事前總不通知說,害得我們手足無措。

媽媽說,他大概是覺得香港才是他的家。也難怪的,他幾個孩子都在香港,嫲嫲又早已不在。

「爺爺,你先坐坐,我們去泡茶給你喝!」我急著拉一臉迷茫的阿朱進廚房。

「你的爺爺講話真的好像那位戲劇大師呀!」一掩上廚房門,阿朱就失笑地說,「但他上來幹嘛?還有,他好像叫我什麼女朋友,我跟你,只是生意伙伴而已耶!」

她愈說愈起勁,我忍不住示意她小聲點: 「噓……我也不知道他什麼回來了,剛才我還跟他在Facetime。」

怕爺爺在外面聽到,我更加輕聲: 「他問我為什麼窗框上掛著個女人胸圍,我唯有說是我女朋友的……」

「那他也沒可能知道你住這呀!」她漲紅著臉叫道,我這時才發現她手中緊緊握著那胸圍。

「嗯……他之前問我拿這地址,說要寄東西給我。」那時候我真的沒多想就給了,「總而言之,我不可以讓他知道我跟一個陌生的女人為了湊錢買樓而住在一起的!」

「為什麼?」她兩眼澄澄地看著我問。

我低下頭,避開她的眼神:「我不想他擔心我……而且我爺爺是個虔誠基督徒,他知道我跟女朋友同居已經會不高興的啦,還要是一個陌生女人。總之,他明天生日,我不想他不開心!」

她狡猾地笑著:「我明白了!也就是說現在我要裝你女朋友。」

我點頭,道謝。

「不用客氣,收費來說,要我叫『Darling』的話,收20元,『豬豬』收50元,任何身體接觸,以每6秒6毫計算,清楚不?」

「你不如去打劫!」

「錯!是比去打劫好!誰叫你肉隨砧板上呀!」

我正想拒絕她的要求,她已搶先,提高聲線大叫: 「爺爺,其實……」

我立即伸口蓋住她的嘴巴,答應她的要求: 「但你不用叫我什麼『Darling』、『豬豬』了,你不說話就可以啦!」
她狡黠地轉了轉眼。

我無奈地放下手,裝作鎮定地走出廚房: 「爺爺,你為什麼突然之間飛回來了?又不告訴我們!」

阿朱跳的擠到我面前,欣勤地給爺爺遞上茶:「我跟豬豬好乖的,平常我睡房間,他睡客廳的,你不擔心我們,是不是,豬豬?」
她向我投個勝利的目光,果然,她沒那麼容易放棄。

「你們都快要結婚了,喜歡怎樣就怎樣了!」爺爺呷一口茶道:「我今次回來為了兩件事,第一,當然是探望一下我這乖孫子,沒想到,居然可以見到孫新抱,還真漂亮耶!」

「豬豬,都說嘛,爺爺會喜歡我的!」阿朱嘟噥著。

我轉開眼光不看她,說:「那你可以先通知我們,好讓我們接你嘛。」

「我還未說完呀!我回來還有第二件事,就是——我想賣樓!」

我跟阿朱同時喊道:「賣樓?」

「爺爺,你為什麼突然之間飛回來了?又不告訴我們!」
「我想賣樓!」

我跟阿朱同時喊道:「賣樓?」

爺爺娓娓道來:「是的,好多年前,那時香港跟日本仔打仗, 我跟你嫲嫲都受傷了。幸好得一間教會接濟,我們就在那裡認識了對方。那時,我們就說,要是生活穩定了,一定要報恩。就在我們擁有第一層樓時,我們就答應了自己,將來一定要把這層樓捐給那間教會。」

「捐?」我們同時難以致信地大叫。

「Bill Gates、巴菲特,那些有錢人都把自己差不多把整副身家捐了出來了。而且『得人恩果,千年記』,若沒有那間教會,不要說那層樓,乖孫子,你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出生了!」他再呷口茶,接著道:「剛好有朋友說有人願意出個好價錢買那層樓,我想現在就是時候回來圓了這個心願!」

阿朱眼珠又轉了一轉,心裡又不知道打了什麼鬼主意,靠著我,撒嬌地說:「爺爺,你真的好Educational呀,Bill Gates、巴菲特也懂,還得有Heart耶!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搞賣樓手續?豬豬,我也好想看看你們以前的生活的地方呀!」

「你真乖,我也有點想念那間舊屋,小時候的阿奶也是在那裡長大的!」爺爺的手輕輕地拍著自己大腿,眼睛不自主地看出窗外。

對面那幢掛著政府己成功收購的舊樓,的確跟爺爺那幢,有幾分相似。

「那今晚爺爺跟阿奶就睡我房間啦,」阿朱儼如真的女朋友一樣,
「我現在幫你把行李搬進房,開好冷氣,待會你洗完澡進去睡,就涼快舒服了!」

她把行李推進房後,探頭出來問:「明天睡醒,我們再想一下跟爺爺去那吃飯慶生!豬豬,你說好不好?」

我實在想不到她在打什麼主意,隨口回答她一聲好。

怎知道她語調一轉,回復平時粗聲粗氣地叫道:「那你過來幫忙吧!」

爺爺看了看我,笑瞇瞇地說:「你們慢慢吧!」
****************************************************************************
我走進睡房,原來這早已成了個小型貨倉,四處佈滿大大小小的紙箱。

阿朱沒有在收拾什麼,只是專心在按著計算機,說:「5次豬豬,其中一次靠在你那,大概5秒,一共二百五十塊五毫!」

她真的開了冷氣,她不是說三十五度才可以開嗎?

「你幹嘛對我爺爺那麼好,你該不是想打那層樓什麼主意吧?」我瞪著她。

她更用力瞪回我說:「我只是想多點了解香港的不同樓宇,長長知識而已,現在我也算是個樓宇投資人士耶!而且,光看你爺爺打扮,就知道有錢人啦,他現在賣樓,隨便分點錢給我們,我們都不用再怕供不起這。」

果然!

我字字鏗鏘地跟她說清楚:「第一,我是不會要爺爺的錢!第二,什麼『我們』?我跟你只是生意伙伴,這層樓說好是一人供一半,我那份怎樣供都與你無關!我都猜到你不會無緣無故地對我爺爺那麼好,還說開冷氣!你這是假惺惺!」

「什麼真猩猩?假猩猩的?要是你那麼不滿,我現在就出去跟爺爺說我是假女朋友囉!」她瞅了我一眼。

「好!你贏!二百五十,是吧?」我從褲袋中找出紙幣來,數了一下,塞進阿朱手裡,「你幫幫忙,講少點話就行!」

她嘻笑地數著錢說:「放心,收了錢,我就是專業的!」

說罷,她便打算走出房間,又用她裝作溫婉的聲線大叫道: 「爺爺!」

我趕緊把她拉著,問她又想怎樣了,但她沒有理我,繼續向爺爺
「下藥」!

「我收拾好房間讓你跟豬豬一起睡了!」接著,她不懷好意地向著我一笑,小聲道:「早點睡吧!這句送的!晚安!」

我看著她離開的身影,心暗忖著,是不是我又信錯她了?

<續>
《唐七太空站》作者簡介:
陳詠燊,中文文學碩士,電影編劇,現於大專院校擔任電影電視課程講師,現於多個媒體撰寫愛情專欄,並於DBC電台主持節目《字戀狂》。最新散文作品《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於各大書店熱賣中。
黃天頤,香港電台DJ,現主持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其餘功能包括活動司儀、配音、美容及時裝博客、作者等等。曾出版廣播劇及同名小說《留下士多》、《唐七太空站》以及散文集《愛我別說穿》。

上一則
一人有一隻小熊
上一則
Outfit of The Day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
FOLLOW US
POPULA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