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TYLE-TIPS.COM  
FOLLOW US
 
最新推介︰
TOP
HOME > INSIDERS > 《唐七太空站》第六章 朱:Table for 8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六章 朱:Table for 8

5 months ago

上回提要:阿朱跟阿奶正式達成同居協議,就在同居的第一天,二人為著開水喉的問題而爭吵,突然阿朱收到電話,並說要聘請失業的阿奶一天。

《唐七太空站》第六章 朱:Table for 8

坐在我身旁惴惴不安的阿奶,突然拉一拉我的衣䄂。
「你不是不知道我有女朋友的,你居然還拉我來參加這些甚麼Speed Dating。要是我女朋友知道了,我會死得很慘的,到時分分鐘speed dying……」

我眼神沒動地盯著對面大叔的餐巾紙,嘴巴仍保持微笑的形狀道: 「你女朋友是不是『九男女』?」

「你在說甚麼呀?我女朋友很好的,什麼狗男女?」

「這裡是Table for 8, 加上那個『啡呢』主持人,也只是九個人,要是你女朋友不是這九個人之列內,又怎會知道你來過?除非,你一會兒玩得太興奮,跟那些女生自拍,放到網上,那我就不擔保了,你知網上世界其實很細嘛!」

「你時常來這些地方的嗎?」他正努力調節自己的心情。

「甚麼這些地方呀?不要說成好像是見不得光的事情,好嗎?那邊穿灰色西裝的是Speed Dating公司的負責人。他們公司專門替高收入人仕辦這類型活動,有時是飯聚形式,有時是戶外活動,重點是來參加的都願意付錢,因為他們除了賺錢就沒有時間或心思在外面認識異性。」

「那為甚麼要付錢請你來?」

「死蠢,不是每次也湊夠人數呀!遇上人數不夠或質素有點參差不齊,就請我過來兼職。他們會把不同『質地』的人分類,所以要找差不多level的人來參加才可以讓參加的人覺得物有所值,錯覺自己會成功配對。」

「那你是什麼level?」

「總之就是跟你同lev啦!」我把話題轉開:「這類型的speeding Dating 其實頗不錯,入門門檻高,不是所有『啡呢』也可以來參加。愛情有時候真的要竹門對竹門、龍門對龍門,可不是每個人也可以跨代致富的呀!」

「什麼叫跨代致富?」

「就是明明你是屋村出身,有一天搭上了富二代,upgrade了,那不就是跨代致富嗎?這已經是香港現在唯一一個可以解決跨代貧窮的方法了!」

「那我跟阿靜……也算是竹門對竹門、龍門對龍門吧……」他念念有詞地呢喃著。

「搬龍門就有你的份,待會兒,你記緊說你有樓在手,那樣女生才會對你有興趣的!」

「我又不是想他們對我有興趣!」

「先生,人家給你八⋯⋯五百塊,你就要專業點!你可是收了錢來辦事,不是來飲飲食食就胡混過關。剛才不是whatsapp了角色內容給你嗎?你是一個室內設計師,有車有樓,無不良嗜好。性格沒主見但顧家,志願是擁有自己的室內設計公司。參加這次活動的人,最少月薪要有3萬塊以上的,因此你要讓大家感覺到這裡是為了專業人士而設。給我放聰明點,不要斷我這份優差外快!」

「萬一他們以為我說的是真,對我有興趣怎辦?」他一臉怯懦的樣子。

「現在又不是叫你做『鴨』!這裡說的是你情我願,別人覺得你『You seem like fun』,但你若沒有給回like,主辦人也就不會給你的電話對方,要雙方同意才會交換聯絡方法的。」

「那你有沒有給過別人『Like』?」

「我不是那麼隨便『Like』男人的!」

「你喜歡女生的嗎?」

我真的被他氣死了。幸好那「啡呢」主持人宣布要開始玩遊戲了,他緊張得立即挺起身子,正襟危坐,顧不得追問這些無聊問題。
初時來的時候,我承認也有抱著順道物識心儀對象的心態,也曾有好幾位男仕表示對我有興趣,想多作了解。我覺得開宗明義地去結識異性是一件好事,不過跟好幾位Speed Dating的男仕接觸過後,我發現他們就像我炒賣的貨品一樣,就是真實價值遠低於炒賣價錢。

雖然來參加的是落入高收入專業人仕的界別,但言行舉止也盡不相符。好的職業往往不代表有好的修養,有時只是包裝或市面吹捧才令一些所謂的搶手貨出現。女多男少下,要找到和炒熱價錢一樣價錢的男人可不是容易的。況且,找到了也不代表往後他也會維持原狀,就像我父親,當年生意失敗後不知道給了我和母親多少折磨,整日就是出外買醉,然後回來對我們打打罵罵。

有伴侶是好的,但若找來了一個只會增添憂愁煩惱的,比起一個人還要難過吧。再者,在工作的地方,賺回應得的報酬,即是有錢就可以了。我從來都不相信我是那種有幸運之神眷顧的人。唉!為何買那個唐七太空站的時候我卻忘記了。

「麻煩你了今天,這裡是你和你朋友的酬勞。」

「謝謝,記得要再找我啊!」

「每次你這樣說我都有聽你啦,差不多一頭半個月就找你來。何時你才會不在speed dating的地方與我約會一下,還是我要辦一場只有我倆的?」

這位Speed dating公司的負責人總愛半開玩笑地說要約會我,而每一次我都會以『多找我來工作便會多見幾面』的理由推卻。愛情易碎,我才不會白白把一個優差機會放在愛情賭注上,萬一約會不成功,甚至分手收場,我豈不是人財兩失?

「我的朋友在等我了,走先了。」

爬完太空站的七層樓梯,推門進屋,我跟阿奶都立即跌坐在沙發上,喘著氣。縱然我們都是年青人,但經過了一天奔波勞碌的洗禮,要走上七層樓梯始終都是非常累人的事。
稍一回神,肚子又咕嚕作響。
「肚子好餓,不如……煮個麵吃?」我在等待著他說好。

剛剛才吃完耶!」他攤坐在沙發上動也不動。

「欵!我剛才要裝淑女嘛,你可知我的角色是月入4萬,條件優秀,雖然沒可能但還是怕自己會變為盛女的美女行政人員!這樣的女人在別人跟前又怎會吃很多呀?」

「哇!你朋友給你美女角色這麼考演技呀!」
看著他反白眼地失笑,我狠狠地瞅了他一眼:「那角色是我自己設定的,不關我朋友事!」

「是你設定的?!」他抖了抖肩膀,終於把身子轉過來。 「那些角色原來是你自己設計的?你早說嘛,害我剛才多緊張,生怕講錯了說話!」

「其實你有沒有認真想過,為甚麼我朋友動輒就要拿幾百塊請我去他舉辦的Speed Dating呢?因為我的出現有『Add Value』呀!我每次都悉心打扮,塗脂抹粉去到,對著那群男人喜眉笑眼地聊天,滿足了他們之餘又可替他們營造出『瘦田沒人耕,耕開有人爭』的供不應求感覺,激發起同場那些女人爭奪戰鬥的心,簡直是推進了整個speed dating的進行。而且,你有沒有聽過Bill Gates的名言-『在你最感興趣的事物上,隱藏著你人生的秘密。』?」

「沒有。」

一番至理名言後,阿奶居然只是隨口回了「沒有」!

可能這些對他來說太深了。我嘗試用更簡單的字眼解釋給他聽:

「那就是說,只要你喜歡自己做的東西,你就會成功。我既然喜歡賺錢,自然就會對所有可以賺錢的事物感興趣,有興趣自不然就會想辦法做好。」

剎那間,他彷彿矛塞頓開,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那對你來說,買樓也只是因為能賺錢嗎?你不想買樓成家?」

「有屋住,就有個家啦!」我避重就輕地回答。

心裡面我當然明白,有屋不代表有家,但沒有屋就肯定沒有家呀!想當年,母親帶著我東奔西走,為的只是避開那個只懂借酒消愁的父親。居無定所的我們和昔日在太古城簡直是天淵之別,當衣食住行都成問題的時候,又怎會有家的感覺?

「哎呀!我的肚子餓得轆轆作響了,那些TBB電視劇這邊說完了煮個麵來吃,轉過頭也真的有吃麵鏡頭呀……」

「我不餓,那煤氣費怎麼算?」他冷冷地說。

「那我還你一次單獨開爐的機會,不就打和了?」
還以為阿奶又要討價還價的時候,他突然挺直了身子,想起甚麼似的,然後拿著電話離開了梳化。

「好,那你慢慢吧。我要打個電話,不要再唱歌了!安靜點!」

「你當這裡是圖書館嗎?」我咕嘰著,攝手攝腳地走到廚房。

阿奶目不轉睛地按著電話,口裡卻仍不忘警告我說:「如果不是,我反口不認的話,那今個月的煤氣費就由你來付了。」

只不過是跟女朋友聊天,緊張個甚麼呀!不過,我的天敵就是錢,凡牽涉到要付錢的東西,我都會忍讓三分。

於是我裝作在圖書館一樣,噴著氣聲道:「知道了!那我就在圖書館裡煮麵,甚麼聲響都不發出,也甚麼都聽不到。」

停止了跟阿奶抬杠後,晚上的唐七樓一片寧靜,那個視訊電話軟件的接駁聲音亦顯得格外響徹。

「爺爺!生日快樂!」

我憋不住向外偷看了阿奶一下,他露出了一個温暖的笑容,在電話前展示著一隻小金豬的擺設。

唐七樓這裡的牆都是薄得可憐,就算隔了廚房那扇摺門仍然可以清晰聽到客廳裡的人說話。為了尊重阿奶的私隱,我帶上耳機,邊聽音樂,邊煮東西。不消數分鐘已經捧著那個麻油味四溢的麵條,倚著雪櫃旁吃。

「朱姐!麻煩你不要再把你私人物品放在客廳裡,我已經讓了整間房間給你了!」

阿奶突然氣沖沖地走到廚房,對我吼著。口裡塞著麵條的我還來不及吞下,正想弄清楚事情始末卻猛不防聽到門鈴叮咚一響。
門鐘劃破了唐七樓裡我和阿奶的對話。我們一臉疑惑地四目交投,不動聲息地站在原地。

「那麼晚了,應該是你的靜靜吧?」 我示意他去開門。

「她還未知道我住在這兒呀,會不會是那些來談收購的地產經紀?」

「哪有人深夜時份跑上來談收購呀?」

這個樓齡比我們年紀加起來還大的唐七太空站在半夜時份少不免有一種陰森的感覺,門外那黑漆漆的走廊像是一個黑洞,伴隨著帶迥音的毃門聲。我倆拖著僵了的雙腿走到門前,莫名地緊張起來,大概是看多太多夜半在唐樓發生的鬼故事吧!這時再一聲「叮咚」,嚇得我們摟作一團。你推我讓下,阿奶硬著頭皮,伸手去開門。

「Surprise!」眼前出現了一個蓄著小鬍子的老爺爺。他歡天喜地高舉雙手,像小孩子般期待著我們回饋他相同的反應。

我和阿奶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吐出: 「爺爺?」

我還呆在門前,不知如何反應的時候,阿奶已經開門請老伯進來。爺爺先是好奇地探頭入屋,踏進屋內後向我報以一個微笑,然後再用詭異的眼光把我由頭到腳地打量了一番。

「你就是在我孫仔的客廳裡晾⋯⋯」

「晾衣服!」阿奶尷尬地打斷了爺爺的話,重覆著說: 「晾衣服!」

跟隨著他們二人目光的方向,視點正好停在我掛在客廳窗上的喱士胸圍,我頓時明白了!

「你就是在我孫仔的客廳裡⋯⋯晾衣服的女朋友吧!」
老爺爺終於完成了他整句的說話。

臉龐隱約發熱的我胡亂地應答著眼前的老伯,眼睛卻離不開那套內衣,恨不得快點跑過去把它收起來。當然,除了內衣外,腦內縈繞的還有:

究竟這個阿伯是何方神聖?

<續>

《唐七太空站》作者簡介:
陳詠燊,中文文學碩士,電影編劇,現於大專院校擔任電影電視課程講師,現於多個媒體撰寫愛情專欄,並於DBC電台主持節目《字戀狂》。最新散文作品《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於各大書店熱賣中。
黃天頤,香港電台DJ,現主持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其餘功能包括活動司儀、配音、美容及時裝博客、作者等等。曾出版廣播劇及同名小說《留下士多》、《唐七太空站》以及散文集《愛我別說穿》。

上一則
能夠成功離開你
上一則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Bell & Ross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
FOLLOW US
POPULA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