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TYLE-TIPS.COM  
FOLLOW US
 
最新推介︰
TOP
HOME > INSIDERS > 《唐七太空站》第五章 朱:忽然同居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五章 朱:忽然同居

6 months ago

上回提要: 阿奶由升職變失業,卻沒有勇氣跟女友靜坦白,更不敢告知與阿朱買下唐七樓一事。預計自己將無法同時交租兼供樓的情況下,阿奶與好友基仔漏夜出現在唐七太空站外……

《唐七太空站》第五章 朱:忽然同居

這個阿奶好端端為何又會不請自來?難道是上次被他撞破後,他就一直懷疑我住在這裡,所以特地上來突擊檢查嗎?鎮定一點,先不要自亂陣腳,因為說到底我也是業主之一,怎說我也有權出現在這裡的。
「這麼晚了,為甚麼你會穿了睡衣在這裡出現?」
阿奶兩眉一揚,露出如金田一般自負的神情,彷彿他已釋破了真相,迫我自行招供。我若無其事地走開,隨手收拾一下地上的東西以圖分散注意力。
「嘩!這裡看上去比上次還要凌亂,四圍都堆滿了一箱二箱啊!這個太空站真是『投資又得、住又得、擺貨都得,得咗!』。」

如影隨形的基仔突然從門後冒出來,阿奶所說的女朋友會不會其實就是基仔?為甚麼他總是寸步不離似守在阿奶附近?還有,為甚麼每次他身上穿的都是那件迫爆小背心?

「你不是真的住在這裡吧?你不是說過鑰匙一人一條,但不可私自搬上來住、不可私自放租,做甚麼都要先問對方意見,那就大家也不佔了對方便宜的嗎?」
面對他咄咄迫人,一字不漏地重覆我說過的一字一句,我沉吟了一會兒,腦子下意識地快速轉動,企圖找出反駁的理由。

「欸!你知道做貿易最重要是甚麼嗎?就是懂變通!我原本住的地方剛剛租約期滿,找屋租都要時間嘛,橫豎我們這裡還沒決定租出去,那何不上來暫住?好合邏輯呀!」

眼珠一轉,我已經想到了對策,就是不否認也不承認地合理化我的行為。人在維護自己的時候總是不期然地提高聲線,彷彿聲大大就是理直氣壯,我也不例外。
話音未落,我眼角一瞄,發現了阿奶身旁的幾箱東西,難道……他也打算搬上來住?

我把握時機發炮: 「咦?你也拿了挺多箱子上來呀!又有牙刷,又有漱口杯,不要告訴我這些是雜物呀,你不也是想偷偷上來住嗎?」

阿奶頓時臉色有變,我續說:「其實上來住不是不可以,但好歹要通知一下,做人要光明磊落點吧?!」

阿奶兩臉漲紅了,老羞成怒地向我咆哮: 「你……你有資格說我嗎?」

「大家以後是同屋主了,那就家和萬事興吧!兩個人相處最重要是什麼?坦誠!朱姐你又沒地方住,阿奶又被人免去職務,那你們兩個一朱一奶,混在一起……做朱奶,不就好了嗎?況且,可以跟我們的帥哥阿奶同住,也算便宜了你啦!」

基仔在一旁充當起和事佬來,但語調仍是讓人討厭,甚麼便宜了我?混帳!我一定要先發制人,先來一個下馬威,不要讓他們覺得我是那麼容易妥協,更不要以為真的是便宜了我,要不然以後我在這裡便沒有立足之地了。

「好吧,開門見山!現在我們二人都是為了省錢才想窩在這裡,既然要一齊住了,便要約法三章,先小人後君子。」

「又怎樣呢?是不是要像電視劇般把全屋傢俱貼上膠紙,一人分一半呢?」基仔一臉鄙夷地問。

「當然不是!半張床怎夠我睡呀!他睡沙發!」

「我也是業主,我有半間屋的,為什麼要我睡沙發?」

「你知不知道甚麼叫風度?」

「……四處都塞滿你的東西,那我的StarBalls怎算?」

「男人老狗不要那麼婆媽啦,你見到有位置便放吧!不過,有甚麼損傷不要說人家弄壞你的東西呀!還有,我們現在要省錢供樓,水電能少用就少用吧。要是不夠35度,不能開冷氣,只可以開風扇!」

看到阿奶又再漲紅的臉以及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樣,我就知道我已經成功用氣場壓過他了。

「我不開冷氣睡不著的,我要開冷氣!」他聲音顯而細了,像小孩一樣哀求著。

「你失業了耶,還那麼多要求?你不如搬到走廊睡吧,擔保你可以風涼水冷!還有,每天要等齊人才可以煮食,要⋯⋯」

「我只是跟你一起住,又不是真的同居,吃飯也要等齊人?」他按捺不住,又再試圖反抗。

「一次過煮東西可以省煤氣呀!總而言之,以後誰犯了規,誰就要獨自繳付那個月的相應項目開支。」

阿奶氣得兩拳緊握,身體稍稍的踏前,正準備發炮抵抗之際,基仔從後扯著他的衫角,低聲耳語道:「Come on!你現在也沒有choose的餘地了,就忍耐點吧!古語曰: 『如果太多牛奶味,朱古力味無定企,等到朱古力味返番嚟,牛奶味又唔爭氣!』」

基仔一臉認真地唱著這兒時在電視上常聽到的朱古力奶宣傳歌曲。

「誰叫你下現在就是不爭氣!不如先順著她,往後再從長計議,把這個阿朱弄到『無訂企』!」

二人密密在一旁商討後,基仔先行轉身面向我,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眼光,大叫道: 「好!朱姐!一言為定,本著『朱奶精神』,你們一定可以熬下去的!」

與阿奶頃刻交換了眼神,基仔堅定地一指向天道: 「今晚開始,他-在-這-裡-住!」

他們倆天真地認為我完全聽不到他們剛才的對話嗎?而已他們的所謂計劃實在是十分低智,遲些把我弄到『無訂企』?看看到時是誰整誰!看到這種惹人發笑又發怒的行為,我完全是哭笑不得,相信以後對著這兩個「啡呢」的日子還很長呢,究竟是哪來的衰運?

「嘟嘟……嘟嘟……」

電話訊息的提示聲響劃破了沉靜的空氣。阿奶掏出了手機細看,電話上的白光反射到他的臉,他一邊認真地按著電話,一邊問道:

「這裡的地址是甚麼呀?」

我故意誇張地翻了個白眼,輕蔑地道: 「這裡是五-台-街-30-號-7- 樓-A室,地址都未弄清,還好意思說自己在這裡住!」
**********************************************************************************************
我用力一手把阿奶擁著來睡的棉被拉走,他差點滾到地上,我大聲叫道: 「起身呀!」
他睜開惺忪睡眼,看了看我,問:「什麼事了?現在什麼時間?」

「同居」的第一晚,我反覆檢查睡房的門鎖是否已經鎖上。躺在床上,我的腦內不停地轉動,想的盡是這幢唐樓甚麼時候可以被收購;如果繼續供,這單位究竟甚麼時候才能供完;Mary是否一早知情才逃之夭夭,還是她也有苦衷?最近應該大手買進甚麼潮物才賺錢; 還有,睡在外面的他⋯⋯

回想起來其實也真不可思議,前幾天才跟外面那個男人相遇,嗯⋯⋯連認識也算不上,更不要說了解了;竟然就一股衝動,貿貿然便跟他,嗯……應該說是我迫他跟我一起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單位。現在,這單位竟就變了我人生中最大的「蟹貨」。 而最後,大家都沒錢交租了,就一起住進來,這也算是緣份嗎?如果真是,大概是孽緣。

好,反正睡不著,就起床先執拾一下東西,再找找可以入手炒賣的貨物。

走出睡房,隱約傳來熟睡的呼吸聲音,然後攝入眼簾的就是阿奶那魁梧的身軀倦縮在沙發上。細聽他的呼吸,節奏不喘不急,起伏有序,他應該是在深層睡眠狀態吧。大概是經過這幾天又買樓,又失業,身心都應該累壞了吧?聽說人在深層睡眠的時候被吵醒會影響心情,長期甚至會有記憶力下降的情況出現。……我在胡思亂想什麼?昨晚不是已想好了嗎?要好好善用資源,既然現在這個男的還未有工作,橫豎也是閒著無聊,正是把他當傭人用的大好機會呀!

「現在早上八點半了,你是不是該起床,找工作也好,做家務也好!而且你不起床,叫我如何煮早餐?」

我邊說邊拉著他的被子,跟他較勁。「說好要一起吃,才可以開爐煮飯嘛!」

他心生不忿地爬起來,一邊走去洗手間,一邊叨咕著:「現在真的是『牛奶味,無訂企』!」

我裝作聽不到走進廚房。

「我先去煮早餐,你也快收拾一下你的東西,不要全堆在客廳裡頭。你要知道只有這張沙發是晚上給你睡的,其餘時間客廳空間都是大家共用,是『公共空間』!」

「嘩!」

正當我鑊內的太陽蛋呈現出接近完美的半熟狀態時,阿奶突然在客廳大叫。害我顧不得早餐要吃上全熟蛋,趕緊從廚房跑出來看看發生甚麼事。

阿奶用兩指拈起了我的內衣,嚷著:「你幹嘛把你的私人用品都掛在客廳裡,這件還墮落在梳化旁咧!」

「吓⋯⋯」

突如其來地看到一個男人拿著自己的內衣,我愣住了,像被點了穴般沒有反駁。

「喂!你有聽到我說話嗎?小姐,虧你這副身材還好意思把自己的內衣都掛在客廳內!」他特意配上了一把刺耳的刻薄聲線。

「你……你真的以為這裡是你的太空站嗎?這裡連可以晾衣服的地方也找不到,窗外那些高層冷氣又滴水,房間又沒陽光照進來。我可是迫不得已才晾在客廳裡的。」

意識隨著我的說話恢復過來,我趕緊搶回阿奶手上的內衣,更不忘辯:「還有,你說甚麼虧我這副身材呀?你偷看我內衣的尺碼嗎?死變態!」

「小姐,我對你,以及你的內衣都沒半點興趣。不過根據男人天生目測,第一眼已經一目了然啦!」他耍流氓嘻笑道。

「即是你承認你有『明張目膽』地看過啦, 果真是死變態!」

「『『明張目膽』?『明目張膽』呀!你是不是文盲的?」

他猶如搶到玩具的小孩,邊說邊向我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哦!你承認了!」

這時他的電話響起,看了看螢幕,俓自露出了一抺甜笑,但口中仍不忘跟我抬杠:「你都『TreeGun』的!去煮早餐吧,我有重要的電話要回覆,你可不要大吵大鬧打擾到我呀!」

大概是打給女朋友時怕對方知道屋內有異樣吧,阿奶催促我躲回廚房裡頭。我卻不想繼續賴在廚房裡聽著他們的肉麻對話來煮早餐。

「我現在又不想煮了!就趁你講電話的時候,我先上廁所,免得一會你又來偷窺我!」

「被害妄想症!」
********************************************************************************************
「哇啦…哇啦…」

按下馬桶的沖水鍵,我試圖將納悶都一併沖走。腦海中,驀然縈繞著近來電台熱播的一曲,不禁想抒發一下情感,唱起來。

「我未似從前幼稚 我在找天生意義
這是你彌留半夜時 從你眼中的光講我知
性命再無常脆弱 也獨有一種大意
你是降臨陪我傾訴那歷史
我望向人群以上 某道星光很漂亮
歲月旅途除了荒涼 還是有太多事可拍掌
要令我愛人微笑著 要令朋友痛快一場
這是你完成使命時 我所想……」

廁所門後的我聽到阿奶喘急的拖鞋聲,伴著嘮嘮叨叨的咒罵聲亦漸趨接近。

「不是叫你不要是作聲嗎?」

我剎時把廁所門拉開,門外阿奶那雙正打算拍門投訴的雙手頓時停在半空。

「都說你會偷窺我啦!」

「哇,你幹嘛像個日本藝妓一樣?」

他冷不防被我面上那印了日本藝妓模樣的面膜嚇到。

「這是日本現在最火紅的圖案面膜,你不要總是那麼落伍,好嗎?」

我受不了地撕下面膜遞到他眼前向他解釋。

「你一天到晚都敷著這些奇形怪狀的面膜,不說我還以為自己搬進了兇宅咧!你也挺厲害的,明明敷著面膜也可以這麼大聲唱歌!」

「誰說敷面膜時不可以大聲唱歌呀?我這個面膜是日本水貨,現在好搶手的,個個都爭著來邊敷邊自拍放上網!這個月供樓的錢,分分鐘都要靠它賺回來的!」我扭開水龍頭,洗去黏在手上多餘的面膜精華。

「你還沒關掉水龍頭呀!」

我的手才剛從洗手盤移到護膚品上,阿奶就急不及待尖叫道。

「不用急嘛,我還沒用完廁所呀!」

面膜敷完了第一件事當然是塗面霜,關甚麼水龍頭,說著我就把洗手盤上那個據說連韓國當紅明星也是粉絲的極彈保潤澤面霜塗抹到臉上。

「你用不用完廁所和關水喉是兩回事吧?你這樣浪費,水費我可不會給的!」

聽著他嘵嘵不休像個老太婆似的,我只好嘗試用沒拈到面霜的拇指和食指去把水龍頭關上: 「你看又開又關多麻煩!而且你沒看新聞嗎?水開久點,萬一有鉛毒也可以沖淡些呢!」

「我沒有聽過如此理論!我不管,總而言之今個月的水費錢由你全數繳付!」

全數繳付?我正要開口罵他無賴的時候,手機傳來了短訊。

「今晚我要多找一個男生,跟你同價,八百塊!」
我抬起頭看著阿奶,笑瞇瞇地道:「先不要算這些小數目,五百塊,做不做? 」

他滿腹狐疑地看著我:「做什麼?做帛金嗎?」

「帛金就是五百零一啦!你是不是想我跟你『做節』?換衣服,五百塊三小時!今天,我聘請你!」

<續>
《唐七太空站》作者簡介:

陳詠燊,中文文學碩士,電影編劇,現於大專院校擔任電影電視課程講師,現於多個媒體撰寫愛情專欄,並於DBC電台主持節目《字戀狂》。最新散文作品《我們要錯過多少個 以為對的人 才知道什麼是對》,現於各大書店熱賣中。
黃天頤,香港電台DJ,現主持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其餘功能包括活動司儀、配音、美容及時裝博客、作者等等。曾出版廣播劇及同名小說《留下士多》、《唐七太空站》以及散文集《愛我別說穿》。

上一則
春夏大熱粉色妝
上一則
《一個適合女孩的長久伴侶,最基本是不會推卸責任》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
FOLLOW US
POPULA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