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TYLE-TIPS.COM  
FOLLOW US
 
最新推介︰
TOP
HOME > INSIDERS > 《唐七太空站》第二章 朱:落空的收購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二章 朱:落空的收購

7 months ago

上回提要:
阿朱及時想起電視台的素人嘉賓「麵包男」阿奶,希望可以說服對方一起上車,買下盛傳收購的唐樓單位,還沒有待「麵包男」弄清發生何事,阿朱已經一手把他推進車內。
「小姐,你……你……要拉我到哪裡?」
「去實現夢想呀!」

《唐七太空站》第二章 朱:落空的收購

「麵包男」還未來得及反應,便一頭霧水的被我拖著走。我當然會將我的上車大計告訴他,但關鍵時刻真的沒空再解釋,唯有用「實現夢想」來交代。上車,難不成不是香港人的夢想?至少,在節目裡我和他也表態了想買樓的心願。我在路旁隨手攔下了一輛的士,把「麵包男」推進去。

「往哪兒?」的士司機和「麵包男」差不多同一時間問。

「麻煩你,五台街。」

關上車門,咱們二人擠在的士內的焗促空間裡。

近距離觀看下,「麵包男」原來有濃濃的眉毛,而兩行眉毛間已看不見空位,因為他正緊皺雙眉,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只好壓低聲線儘快在他跳車前向他解釋我的上車大計。

不要把眉緊皺到一個點!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做地產的朋友,她收到可靠消息,那就是政府很快就會收購五台街的一幢唐樓。剛好我這個經紀朋友現在手上有一個單位,叫價三百萬。初步估計,到政府以市價收購的時候,少說也可以賺個一、二百萬!是不是很吸引?但,因為我手上的流動資金不足,你剛才在節目上說想儘快上車令我靈機一觸,想到……不如跟你合資!要是你有興趣就快點,『等埋發叔』就遲了!」

「買樓?!」他雙眼瞪得像卡通人物般大。

「嘩,買樓那麼厲害!」的士司機聽到「買樓」兩個字立時把頭側了側,吐出了這句沒有意義的說話。

的士司機真是十分奇怪的生物,你叫他時,他沒有反應;你沒有叫他時,他卻反應奇快。我沒有回應司機,以免節外生枝,然後把聲線再壓低多一點,慎防被偷聽到這個絕世上車大計。

「噓……不用那麼大反應!信我,這次可以說是必賺的。試想一想,如果單靠你打工儲錢,要何時才儲到首期?還有,你剛才在節目上不是說你女朋友常強調『嫁,是給女生一個家』嗎?現在,你只需要拿五六十萬出來,一轉手就可以賺到一百萬,連本帶利再買另一個屬於你倆的單位。一百萬呀!你要打幾多份工,捱幾多麵包才可以儲下來?」

我連珠炮發地向這位潛力拍擋分析為何要以小博大,還動之以情拿來人家的女朋友來說服他。

從「麵包男」的眼神可以看出,他開始動心了,因為他的眉頭開始放鬆。

*************************************
的士嗖一聲停在一條內街,下車的位置正好就是五台街的路牌。

在手機上再三確認地址後,我們便走進街上唯一一間士多。士多內又是一位白髮斑斑的老伯,老伯似乎知道我們的來意,象徵式地問我們買不買飲品後,就徑自走到凍櫃旁。舊式士多的凍櫃內仍是各種的玻璃裝汽水及紙包飲品,我隨手拿起了一包由小到大都愛喝的朱古力奶,放下了五元硬幣後便報上Mary的名字及來意,果真老伯轉眼手上已經拿著一串鑰匙了。

沿著士多門牌的數目一直倒數,終於找到了手機上Mary傳給我的地址位置。抬頭一看,是一條長長暗暗的樓梯。我隱約聞到唐樓的樓梯間散發著一股獨特的霉味,而這霉味令我頓時憶起小時候跟媽媽去探望一些住在舊樓的長輩。

當我想提步上樓梯的時候,「麵包男」仍然是放空似的站在原地。

「來,快點上去看看!」我像母親鼓勵小孩踏出他學行的第一步。

我們經過了數次一模一樣的樓梯轉角,爬得汗流浹背。緊隨我後面的阿奶在地下一樓出發的時候還喋喋不休地追問著這幢唐樓的身世,但,沿途下來,就只剩下彼此微喘的呼吸聲,以及越來越慢的腳步聲。

終於,來到了唐七樓。

「唐七樓!就是這裡!」我邊喘著氣,邊興奮地嘗試把門匙插入鐵閘的門鎖內。

「哇⋯⋯這也挺舊的!」阿奶吞了吞口水,四處張望,卻突然在我身後大叫。「哇!那隻不是老鼠吧?」

「老鼠怎會那麼大隻,可能是鄰舍飼養的貓出來散步而已!」

「咔…咔…咔」

門鎖開了,被推開的木門隨隨發出低沉的吱吱聲響,似是提醒我們這幢唐樓已經有六十多年樓齡。反正我們只是用來炒,又不是自住,也沒差了。計我說,越舊越好。就在快速環視四周後,我得出的結論是:其實不舊都不重建吧,Mary的消息應該可信。

「咯…咯…咯…」

那邊的「麵包男」正在敲敲打打四面發黃的牆壁,還伸出手指摸了摸吊在牆身那半剝落的油漆。

「信我!半年後,賺了一百萬,加上你自己原本的資金,再重新上車買樓、換樓,不用多久你就可以換到你心目中的dream house回來,兼跟你的女朋友雙宿雙棲了!心動不如行動吧!」我已經下了決定,只欠眼前這位股東。

「但是……小姐,我好像今天才跟你認識,我甚至連你的名字都不記得⋯⋯」

「那我再一次介紹自己,我叫Julia,你也可以叫我阿朱!商業世界,一起賺錢的就是朋友。放心,樓契會有我們各自的名字,不會騙你的嘛!總之,鎖匙一人保管一份,不准上來住,也不准私自放租。我們光用來投資,做甚麼決定前都要先諮詢對方,那誰也佔不到誰便宜了!」

「我⋯⋯還是想跟女朋友商量一下。」

看著他窩囊又閃縮的模樣,我忍不住吼道:「沒記錯,你是叫阿奶吧?投資而已,問女朋友幹嘛?」

「阿奶是朋友叫的花名,你叫我阿禮可以了⋯⋯」他喃喃地說著。

「如果半年後……沒有人來收這層樓,那……怎麼辦?」

「都說了我收到行內消息,一定會有的!」我按捺不住怒火了,難道我又何嘗沒有風險?怎麼說成好像我在欺騙他似的。軟功不管用,那唯有來硬的了。

「阿奶,究竟你有沒有興趣的?如果沒有,我就找另找他人好了!」

「都說你叫我阿禮就可以了。我不是沒有,但又不是絕對有⋯⋯」

我翻了一下白眼,正想開口繼續使硬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我的電話,來電顯示是Mary, 難不成有甚麼變卦?

「怎樣了,阿朱?你考慮成如何?找到人沒有?幾時可以簽約?」Mary一打來就連珠炮發地問道。

「人我是找了……」我轉身看著阿奶,他正細心地看著牆上的破洞。「但他⋯⋯」

「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這邊有客人看中了,還想立即簽約!」

「那麼快就有人看中?你又說是好朋友才告訴我,客人難道也是好朋友嗎?」瘦田沒人耕,耕開有人爭,一聽到有人想參一腳,我不由自主地著急起上來。

「消息不只我一個人可以打聽的嘛,而且拖得越久,消息就傳得越快,我也控制不了!我已經騙那客人說業主沒空而已,我真是朋友才打來通風報訊呀。如果被公司知道我有生意不做就大件事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就快點決定,然後快點上來簽約吧!朋友上也只能幫到這裡,我也不想看著你那兩百萬白白飛走呀!」

「好!」我果斷地回應著,「明早我們過來簽約!一定要留給我們!」

還在研究牆上破洞的阿奶聽到我的說話猛然回頭,焦急地提出反對。

「欸!我還沒決定呀,你怎可以答應別人!」

「一百萬耶!問你最後一次,你究竟想不想賺?」我孤注一擲地問他。

「想⋯⋯不過我不想瞞著女朋友⋯⋯」

原來只不過是煩惱這個,果然是痴情漢子,那就好辦了!

「做人一輩子,說那一次半次大話,對你的誠信來說是絕對沒有影響的!相信我,半年後,待你拿著一百萬跟你女朋友解釋的時候,我擔保她不會生氣!而且正確點來說,你其實是為她炮製驚喜,算不上是謊言。」

阿奶的眼珠凝在半空,認真地思索著,這次眉頭終於沒有猛皺。

*************************************

「兩位好,我是陳律師。兩位買家準備好了嗎?或許我先跟大家說明一下這份買賣合約的內容吧!」

我和阿奶在律師樓內的房間坐下不夠三分鐘,這個衣衫熨得筆直的律師一進門就急忙地開始解釋,以背急口令的速度朗讀著手上那份《印花稅條例》。聽他的速度根本不是想跟我們說明甚麼。旁邊的阿奶又用那瞪大得像卡通人物的眼睛看著我。
我把律師叫停,說根本沒聽懂他在說甚麼,著他讓我們自己讀就可以了。

「沒問題!那我就只說最尾,最重要的那部分吧!倘若買賣其中一方突然取消交易,另一方有權收取與訂金相等金額以及繳付對方於協議的印花稅、律師費及其一切撻訂所導致的損失。」

我跟阿奶還是沒聽懂他的話,面面相覤。

「也就是說,如果你們突然間又說不買的話,你們所付的訂金會歸買家所擁有,不能退訂。此外,你們還要幫賣家交他那邊的印花稅、律師費等等。如果遇上了『大跌市』,樓價差額也要承擔啊!」
終於,律師沒再對著手上那份厚疊疊,用打印機打印出來的資料,眼睛直視我們,亦用上正常人會明白的語言向我們解釋道。

「是這樣子的嗎?」阿奶翻著合約,仔細地看著那密密麻麻的文字。

「我們也不打算『撻訂』啦,簽吧!」我一手搶去他手上的合約,在印著「朱天頤」那邊簽了名。

「到你了。」

隨著筆觸在合約上劃過的聲音,兩個完全不同筆跡的簽名出現了在同一合約上。

「恭喜倆位正式成為業主了!」律師的語氣突然變得輕鬆。「現在一起扛著層樓,不知道兩位結婚了沒?我們有婚禮監禮人的服務,可以留張卡片給你們啊!」

「不用了,我們不是⋯⋯」阿奶急忙想解釋。

話音未落,律師又開始喋喋不休地推銷著:「我明白的,有些情侶不喜歡用一紙婚書綁住對方。但,現在不想結不代表將來不結呀,很多明星都是這樣說的。其實……哈哈,純粹資料提供,就算結了婚的,也可以離婚!我們有『即刻結又得 即刻離亦得』的一條龍專業服務,在這裡『結』,然後也在這裡『離』的話,會有特別優惠的!」

「我們真的不用了!」阿奶收起了兩手在胸前,堅拒收取律師雙手遞上在他跟前的卡片。

律師先生那雙手僵持在半空中,得不到回應,卻又不打算放下。都甚麼年紀了,怎麼這兩個男人都這麼不懂給別人下台階?

「律師先生,我們就不需要了,不過將來如果我有朋友需要你這麼專業的服務,我一定會介紹給你的!」

看著我遞過來的雙手,律師先生終於滿意地笑了笑。就在接過卡片的那刻,Mary打過來了。

「你們搞定了沒有?」她緊張地問道。

「我們剛剛簽了約啦!」我興奮地告訴她。

電話裡頭的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大概是替我放心吧。

「那就好了,恭喜你成為業主!」

「多謝你,以後真要叫你一聲Mary姐了!到時賺了錢,我真要請你吃頓好的慶祝一下!記著以後有甚麼好東西一定要通知我啊!呀,你上次不是說想買那個最新型號的電話,我有貨……」

我終於買到人生中第一層樓了!雖然是倉猝了一點,不過以我之前炒波鞋、炒電話、炒股票的經驗,我知道要「上車」是不可以停留在這個層次的。所以,我跟自己說:『阿朱,今次是機會了!』單靠我一個人此刻一定無法上車的,幸好有這個……阿奶!對,他叫阿奶!有阿奶在就不同說法了!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今次就好像《食神》所說-賺了錢後,一間變兩間,兩間變四間……
想到這裡,我的嘴角不其然又向上彎多了點,離我的太古城又近一步了。

*************************************

五台街30號的「太平樓」是一楝典型的香港舊式唐樓,不論是樓宇的外牆、樓梯間的走廊,還是屋內的周圍都是殘殘舊舊,四處都是剝落了的油漆與破洞,實在想像不了當初新簇簇建成的時候是怎樣的一番景象。

水漲船高,香港不只賣盤,連租盤也是貴得驚人,租個像樣的劏房少說也要四五千元。雖說樓價和租金有稍為回落過,但離「正常」還有一段距離。租約剛滿的我本打算先到朋友家暫住或先上幾天酒店,不過,現在橫豎我是唐七樓的業主,上一手業主一又早就遷出了,倒不如上來暫住一下。

雖然跟阿奶是約好了不能上來住,但只是過渡性質,我想他應該不介意的。聽阿奶說他也好像是獨居的,但從這裡的破舊程度來推測,我想如非必要他大抵也不會上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先不告知他了。

舊居的傢俱與物品比我想像的要多,除了必需的梳化、電視、床架外,我都沒有甚麼要搬過來,因為搬運公司可是按量計算收費的。不過,一箱箱的貨物是我的生財資本,當然要全數運過來。唐樓的好處是樓底高,讓我可以把一箱又一箱的貨物疊起來,省卻空間。

只是由舊居收拾,到搬過來這裡就已經折騰了我一個早上,此刻實在沒有力氣再整理,就暫且由得它們散落吧。唯一是精明的我一上來就先插著了雪櫃,把在樓下士多買的朱古力奶放了進去。好讓我現在可以一邊敷面膜,一邊喝著微凍的「朱奶」,再靜靜地歇息一會。

「沙…沙…」

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防盗眼裡頭卻不知是因為封了塵還是甚麼,貼著眼望進去是灰灰黑黑的,甚麼都看不見。聲音越來越近,還好像有兩把聲音停在門口交談,但又聽不清楚他們在說甚麼,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鬼食泥?

好奇心軀使下,我先把身子藏在木門後,然後攝手攝腳地打算拉開木門。大概是日久失修的關係,老舊的木門發出了刺耳的吱吱嘎嘎聲響,緊隨著是更刺耳的尖叫聲。

「哇!救命!」

阿奶跟他旁邊的一位大隻男叫道。我被他們嚇呆了一秒,但很快就恢復了意識,我不能被他們知道我搬了入來的!

「你兩個男人用不用這麼大反應?沒見過女人敷面膜嗎?」我故作冷靜地說。

「就是沒見過有面膜血紅到像Darth Maul一樣。」大隻男邊撫著心口邊說。

「你說甚麼『麼』?」

「Darth Maul是星戰Star War 中的角色,連這都沒聽過嗎?」

阿奶匪夷所思地望著我,彷彿這是每個人都懂的常識。他跟大隻男徑自走進來,放下手上那箱東西,裡頭那大大的白兵頭盔露了一半出來。「為甚麼你會上來?還在敷面膜,好像自己家裡一樣⋯⋯」

「我⋯⋯我⋯⋯洗個臉才跟你說!」我藉故走進洗手間,盤算著應該找個甚麼藉口先打發他們走。

「你看看,沙發、茶几、雪櫃、電視機⋯⋯好明顯那個女的是住在這裡呢!」開了水喉,我還是可以清楚聽到那大隻男用高八度的三八聲線在說話。

「不會的,我們一早約法三章,說了大家都不會偷偷搬過來住的!」阿奶答道。

「那原因只有一個……她騙你!」

「不會吧!」

「一定是,除非不是!」

聽見大隻男那像先知的口氣,我決定死口不認。要是給他們知道了我私自上來住,搞不好要我付房租呢,我才不會那麼笨!
拍拍面上剩餘的水珠,我從容地從廁所走出去,先發制人地問:「為甚麼好端端你又會走上來呢?」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為甚麼你會上來了?還有昨天上來這裡是明明是吉的,現在這些沙發、茶几、雪櫃、電視機⋯⋯是幹嘛?我思疑⋯⋯你上來住啊!」阿奶提高聲線問。

「當然不是!」正所謂輸人不輸陣,我也故意扯高嗓子,加重語氣。

「我看這裡反正空置著便不要浪費,把家裡一些未用得上的東西搬上來囉!剛好我就是多了一套沙發、茶几、雪櫃、電視機。是的,放在屋裡確實讓人有錯覺好像在這裡住而已。至於我們做貿易的,是分秒必爭的,所以我趁搬完東西,便順道休息一下,敷個mask,很合理呀!」

「哦⋯⋯為何你之前又沒跟我說一聲呢?」

「欸⋯⋯你也不是搬了東西上來嗎,是甚麼來的?」一箱二箱的,難道他又是想我所想的,打算偷偷上來住?

「真巧,我也在想既然這裡有個地方,就安置一些家裡的雜物在這兒。我打算一放下就打給你呀!」他急忙解釋道,用身子擋著箱子,不讓我步近。

「就是這樣!」我拍著手,如釋重負地繼續補充。「我也是打算搬好東西就會告訴你呀!那大家差不多,扯成平手吧!」

「嘩!你們的想法一致,真有默契,怪不得會合資買樓!」大隻男語帶諷刺地說道。

「這位是⋯⋯?」

「他是我朋友,叫基仔⋯⋯」

「看得出,看得出⋯⋯」我一邊笑,一邊打量著大隻男身上那大得有點不合比例的手臀肌肉。

「看得出甚麼?」基仔生氣地問。

「沒有,沒有!我叫Julia,叫我阿朱就可以!」我不反對同性戀,亦絕不會得罪「基男」,於是我伸出友善之手跟他握手示好。

「Oh My God!你叫阿朱,他叫阿奶,加起來不就是朱奶嗎?古語有云:『如果太多牛奶味,朱古力味無定企!』朱奶我也好喜歡喝的!」基仔興奮地道,有種白痴的味道。

「喜歡嘛,我雪櫃有!八塊一盒,自助找續!」我指著雪櫃說。

「樓下士多才賣五塊啊!」

「那你就自己走七層樓梯下去到士多買吧!這裡是唐七樓,人離鄉賤,物離鄉貴,你去迪迪尼買瓶水也索價二十大元呢,我已經算很有良心的了!」

「嘩⋯⋯你做生意的技倆真是不賴。」阿奶在旁忍不住插一嘴。從他的口氣,他應該是從來沒想過賺取差價乃是一門學問。

「還好吧,你忘記我是做貿易的嗎?」我自豪地說:「所以,今次你有機會跟我合作做雙業主,簡直是塞錢進你的袋子呢!」

供求定律是永恆不變的,果然爬了七層樓梯,汗流浹背的基仔還是決定跟我買朱奶。他甫放下八元便急不及待地打開雪櫃大叫:「太好了!是凍的!」靜默了半响,他又續道:「咦……剛才你不是說沒有搬上來住的嗎?那為何雪櫃又會插了電源,而且還有這麼多朱奶呢?」

「我剛才太熱了……所以便插了電,當冷氣嘛。至於朱奶……是因為士多在做減價,所以我買多一些,打算一會兒再帶回家。」我東拉西扯地一句接一句,想蒙混過去。

「欸,電視都插了電啊,那就做完《愛・回家》才回家啦,你不介意吧!」這個『厚多士』大隻男究竟想胡混到何時?要看電視就滾回自己家看啦,電費可不便宜的!

「十一時有多了,還做《愛・回家》?是做晚間新聞吧!」

他們突然像閒話家常,然後逕自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搖控就看電視去,完全沒把我放在眼內。

「歡迎收看晚間新聞!政府今日正式公佈五台街重建項目的安排......」電視傳來新聞報導員字正腔圓的報導聲音。

「在說你們這條街耶!真是收購呀!」基仔在一旁大吵大鬧,而我跟阿奶就只顧屏息靜氣地盯著電視,不發一言。

大概我們這輩子也從來沒有那麼留心地聽過新聞報導。

「政府表示計劃半年內會全面收購五台街1到29的單數號樓宇,之後再進行重建,預計有十三幢樓宇會受影響。政府表示,稍後會派出專業人士親身來到受影響的樓宇,與居民直接對話……」

「1到29號,範圍都不少耶!」基仔喃喃自語。

阿奶面有難色地問:「等一下,我想確認一點東西。」他轉個頭來問我:「我們這裡是幾號?」

「我問我們這裡是幾號!」眼前的阿奶漲紅了臉,那雙又再次拼命瞪大的眼睛死命地盯著我,連聲調都有點失控了。

我聲音抖震地回答:「30號。」

「但他剛說收購到⋯⋯」

「29號!」基仔快而準地重複提醒我們,鏗鏘的聲線與我剛好成為了一個強烈的對比。

「可能新聞還沒說完……」

我六神無主地把視線轉回電視屏光幕上,期待著女主播可以再多說一點,只要再多一個街號就可以了。我心裡閃過一絲希望,或許只是分階段進行而已。但,不消半秒,女主播清晰而不帶半點情感的聲音就已經繼續鑽進我們的耳窩裡。

「政府表示今次重建已經過多年計劃,因此無意擴大重建範圍,下一宗新聞……」

「說完了!新聞說政府決定收購到29號的單數樓宇,也就是說是對面街重建,不關你們的事耶,沒人要收購你們呢!」基仔比新聞報導員更詳盡地解釋。

「不是吧?」

頭一次,我們心有靈犀地吐出了同一句說話。剎那間,唐七樓內的空氣彷彿不再流動。

<續>

黃天頤x陳詠燊 《唐七太空站》廣播劇原著小說

上一則
襯啱膚色戴珍珠唔老仲變白?
上一則
《有一種簡單的女孩,只求得到對方的陪伴和寵愛》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
FOLLOW US
POPULAR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