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TYLE-TIPS.COM  
FOLLOW US
 
最新推介︰
TOP
HOME > INSIDERS > 《唐七太空站》第一章 朱:想要生活好,買樓要趁早!
INSIDERS
 
《唐七太空站》第一章 朱:想要生活好,買樓要趁早!

8 months ago

「想要生活好,買樓要趁早!」

這是我阿朱從小就懂的道理,也可說是我朱天頤懂事以來的重要人生目標之一。每次當我雙眼發光,駐足看著櫥窗內最新一季的SAINT LAURENT,SACAI,JIMMY CHOO.......腦袋的預設程式便會馬上彈出這句金句。

對,我不怕做樓奴,只是我還未有屬於我的機會去實踐。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買樓最大的準備之一當然就是資金,所以每天我都為這準備向著兩個方向前進,一是減少支出,一是增加收入。而今天,眼一睜開,我就在後者的軌道上。

「大家請稍等一會,工作人員會跟大家逐一校對你們的個人資料,很快就會開始錄影的了。」

我身處的是香港最大的電視台,但我不是電視藝員,也不是明星。如果我是從事演藝行業的話,我想我早就買樓了吧。報紙不是經常報導那些藝人看名車買豪宅的嗎?我不知道他們是哪門子可以賺那麼多錢,總而言知每個藝人都好像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擁有至少一個物業,跟我們這些小市民相比,可以說是完全離地呀。想到這裡,頭一次我想責怪母親為何不找一個DNA優良一點的人來傳宗接代,只要我高多一點點,漂亮多一點點,唱歌好聽多一點點,我都可以做明星,那就不用煩惱買樓的事宜了。

今天,我的身份是素人嘉賓,任務是參與一個電視節目的錄影。至於,節目名稱是……很長的……叫甚麼…呀!是《上車易到極賃款特約:買樓買樓香港人點可以唔買樓》,反正就是一個講買樓的節目,為何就不可能簡單一點叫《上車買樓》就可以了?

這節目聽說是希望由不同界別的年輕人,由他們的角度去剖析香港人買樓的需要及現象。找我當嘉賓明顯就是稱職不過,除了因為我對投資有著濃厚的興趣外,買樓一向是我認為「一生起碼豪一次」的事。最重要的亮點是,只要錄影一小時就可以賺到五佰塊的車馬費,真是划算的一份兼職!

得到這份優差真要多謝我的鄰居,他現在住的單位是父母所持有,可說是世襲繼承了業權,根本才不用辛辛苦苦上車,加上他的年紀早就超出了「年輕人」一大截,於是在走廊遇上的時候,他就問我這個同層的年輕租客有沒有興趣。獨居的我深明鄰里關係的重要性了,各家自掃門前雪只會落得死在屋裡都沒人知的下場,更不要說人家會關照你了,所以閒時我也會買些水果、小吃跟鄰里打一下招呼,算是疏通一下。住下來,除了新年的利是外,我還不時有太太靚湯、換燈泡、通渠等等家居服務,算是除笨有精了。今次還得到了一個外快機會,待會兒真要買個芝士撻回去報答一下,這些錢可是省不得啊!不過,當務之急就是要先趕緊巴結一下節目的主持人或其他工作人員,著他們下次有其他題目要找嘉賓時也可考慮找我。

做女生不宜採取主動?我最祟拜的Bill Gates就講過 “The things you are most interested in, the hidden secrets of your life.”。(在你最感興趣的事物上,隱藏著你人生的秘密。)興趣主宰一切,有興趣就要把握機會,無分男女。我喜歡所有關於可以獲利的事,任何能為我賺錢的事也就算是我的興趣,亦因此會全心全意去做。

只要想起事後我可以獲得的回報,累得崩壞的身軀就會頓時抖擻,腎上腺指數立時飆升。就說昨晚,一間專賣名牌手袋的店鋪舉行周年誌慶,在午夜十二時將部份限量貨品減至半價!半價!是半價!比起在歐洲買還要化算呢!結果,早一天通宵排隊的收穫就是順利搶購了數個半價名牌手袋回來。累是累了點,但稍後放上網應該至少可以穩袋二十巴仙的利潤,想起就興奮了。市儈貪錢?每個人都有其生存方法,何況我戶口內的一分一亳都是靠我自己的一雙手賺回來的,我才不介意別人的目光。

不過,我也有賺錢的兩大宗旨,一、偷呃拐騙的不沾手。

二、既然有錢收,工料不能偷。有權利就有義務,誰付了我錢,我一定會全力以卦。

所以,縱然這兩天通宵又折騰,一睡上床就像關掉了總製一樣疲憊,但今早,我仍然特地一早起床,花了近兩個多小時化了一個全智賢的韓式裸妝,還捲了頭髮,務求以香港土生土長打拼的美女姿態上鏡,做嘉賓的義務就是由內到外都讓看電視的人賞心悅目,好增加節目的可看性。

可惡是那個主持人明明已經姍姍來遲地步進錄影廠,卻只是漫不經心地胡亂說了一下流程,然後就趕著收工似的不停催促工作人員開始錄影。看來主持人的地位不低,一聲令下,在場各人就立刻就位,害我喊破了喉嚨找一塊鏡子來補補妝也通通裝作聽不到。

最離譜的是連我想問清楚待會錄影應該如何捕捉鏡頭,主持人也完全充耳不聞。我明白每個工作的地方都總充斥著這些人工袋足,放工急促的員工,但想不到這個總算略有名氣的主持人都會那麼不專業。難為他還好意思在鏡頭前裝模作樣,扮成甚麼電視台一線主持人,連嘉賓都不會尊重,見微知著,看來也非靠譜的男人。

「十、九、八、七……」現場工作人員開始倒數,主持人不慌不忙地扯了扯身上那筆挺的灰色西裝,掃掃頭髮,清清喉嚨,隨著倒數完畢便說出開場白。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上車易到極貸款特約:買樓買樓香港人點可以唔買樓》!今時今日,香港人個個都說樓市離地,上不到車。不少市民強調只要樓市稍稍回落就會立刻出手,不容有失。而年輕人當中又有反買樓的一群,認為與其一生都做樓奴,倒不如兩袖清風,閒時去去旅行好過。究竟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現在對買樓抱著甚麼看法?今日我們好高興邀請到不同界別的年輕人上來討論一下。大家不如先介簡單紹一下自己,再說說你們的看法吧。」

唉,本來我還希望順道拓展一下甚麼地產發展商呀、市場分析員呀、或至少王牌經紀的人脈,可惜今天同場來錄影的原來跟我一樣都是素人,沒名堂之餘看上去也盡是呆呆笨笨的,尤其是一開始便搶先說話的那個「豬業人員」。

「由我開始吧,我是Perrier ,是專業的肉類分割技術員。」說到自己職業的時侯,這個男的把胸膛挺高,面帶自信。

「啊,是專業人仕啊!」專業人仕?那個主持人分明就是揶揄這個觀音頭掃把腳-上身穿恤衫,下身卻仍然踏著開工人字拖的豬肉男。我想作為一位「肉類分割技術員」的他應該是對豬多過對人,所以竟然亳不察覺對方的弦外之音,還真自信滿滿的回應。

「哈哈,對啊,做我們這行頭可真是專業人仕來的。要知道單是一隻豬可以分割的部位就已經有數十個,不靠我們的刀法怎會有靚豬肉吃?而且入行的人越來越少……」

「不要光說豬,不如說說買樓?」

「哈哈,不好意思,一說到自己的專業就滔滔不絕,職業病嘛!關於買樓……經我專業的分析,現在的樓市分明是『豬頭骨』的貨色卻賣成『豬腩肉』的價錢……即是……等於欺騙消費者,不符合商品說明條例!」

電視台在邀請嘉賓前難道都不會衡量一下對方的智商嗎?跟這個「豬肉男」同場和跟有「豬一樣的隊友」根本就是異曲同工。只是用豬的部位來稍為比喻一下就覺得自己看透市場,這究竟是哪門子的專業分析?

「這先生的說法就不太對了,供求定律說明了一切,賣得貴是因為一個字:值!」我忍不住插口道:「美國那邊有減息的利好因素,所以現在的房地產市場是處於回暖期,而市場又憧憬美國明天才啟動加息步伐,這些對樓價都有支持作用。我作為八十後還是認為要趁適時入市買樓。」

來做嘉賓,早兩天就應該先看看財經新聞,做做功課嘛!

「嘩,小姐,聽你的口氣頗專業似的,又加息又減息,請問怎稱呼呢?」不知怎地,「專業」兩字一出自這位主持人口中頓變成具有諷刺意味似的。

「我叫Julia,開貿易公司的,不論貨源和客戶都是分佈全球,所以可能會對數據和大環境比較敏感吧。」

「沒想到你看起來年紀輕輕,原來已經是老闆級人馬了,失敬失敬!創業的膽量都有,難怪你會那麼勇,現在還說要入市買樓!」

甚麼是看起來年紀輕輕?我根本就是年輕呀,你不是一開節目便說今集請來的都是年輕人嗎?真是的!如果不是收了錢來錄影,我才不屑用我的專業知識來跟這些「啡呢」溝通。「啡呢」是甚麼?就是這班總是在插科打諢,天花亂墜卻毫無建樹的人。

「想要生活好,上車要趁早!炒股、炒電話,長遠來說都不及炒樓回報高,當然資金上就需要多點時間來累積啦。但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要先入手一些低價但有升值潛力的,一步一步來。信我!地產在香港是不死的!知不知道為甚麼?因為全港所有問題歸根究底都只是一個問題,就是土地供應不足!就算不信我,也信老人家所說吧,磚頭永遠都保值。所以無論怎樣,買樓,一定好!我的目標是要買太古城!」

「那Julia,你有沒有迫身邊的另一半買樓呢?」這個狗口長不出象牙的主持人抱住兩手,嘴角上揚,不懷好意地問。

「為甚麼要迫另一半買樓?難不成你覺得女生沒能力自己置業嗎?樓,是要自己買的,不應靠男人。而且我想你作為男人也不會那麼輕易就買樓給女朋友,就算買了頂多只會寫自己的名字,對吧?何況,我做任何事都不需要靠男朋友的!」

「傳宗接代的時候看你需不需要男人?是豬乸都要找豬公啦!不過,這麼潑辣,我看是沒人要吧!」

那個「豬肉男」大概是老羞成怒,不忿剛才我一出場就振振有詞地推翻了他所說的廢話,現在竟使出人身攻擊那麼下流的招數,本小姐才不怕咧!

「你說甚麼?你跟我很熟嗎?怎知道我要傳宗接代?」

「我……沒說什麼呀,我……自言自語不可以嗎?」

「豬肉男」收起了挺起的胸膛,嘴裡有一句沒一句地碎碎念,像一個不敢駁嘴的小孩。哈!他應該想不到我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與他唇槍舌戰吧。

「咳⋯⋯那先生你呢?」主持人見勢色不對,意圖轉移視線,向坐在我旁邊那個從未吭過半聲的男生埋手。

可是,這個側面有點像某某明星的男生好像在魂遊太虛般定了格。坐姿端正的他明顯雙眼放空,完全沒聽到主持人在叫他。

「先生!先生 !到你了。」

「哦⋯⋯到我了嗎?」男生終於回過神來,不知是緊張還是天生口吃,他結結巴巴地回應:「大…大…大家好,我叫阿奶⋯⋯不是,不是,我是…阿禮!我在信賃公司……的後勤辦公室工作的。」

這位「明星男」聽起來又是一個呆子!

「阿禮,你好!你做哪間信貸公司的?『兄弟』那家,還是『女超人』那家?」

縱然在很久以前我已經提不起興趣看電視,但我也知道在這個年頭,信貸公司的廣告愈賣愈多,愈拍愈認真,有些比起三色台的電視劇更見感人、誠懇。鏡頭下的信貸公司每天像派米助人一樣送上貸款,解決燃眉之急。當然,任誰都知道無論是銀行或是信貸公司,最終的目的都是令你泥足深陷,越借越多,繼而收取更多利息。不過,當無路可走的時候,是否我們都會選擇相信那丁點的翻身機會,以致這些年來的信貸公司還是有增無減?

「是……是『變機械人』那家。」阿奶的眼珠向上凝住,彷似回憶著上輩子發生過的事。

我有看過那間信貸公司的廣告!我每次看到都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借錢,為甚麼要出動機械人呢?是用來追債還是有甚麼喻意嗎?

「那你怎樣看現在的樓市,有打算置業嗎?」主持人機械式地發問。

「我…其實…十分認同剛才那女生所說:『想要生活好,買樓要趁早!』我阿媽建議過我先買一個細單位放租;至於我阿爸則常教我男人要有自己的物業才能給另一半安全感;而我女朋友就說『嫁,是給女生一個家。』所以我的目標都是希望可以盡早上車。」

「好了,我們都知道你全家的意願了。」主持人當然不放過追問。「那你預計自己要儲多久錢才可買到你理想的物業?」

「十年吧! 如果不看戲,不去日本,儘可能不出街睇戲食飯……可能……九年半或九年也勉強可以了!」阿奶傻楞楞地比劃著手指回答。

聽阿奶所言,心裡頭替他,也替自己感到絕望。用十年儲首期?如果樓價沒有再上升,如果通貨不再澎脹;又或者,如果人工升幅快過前面兩者,我相信應該也可以的。唉!這就是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悲哀的命運。在「上車」這條算術題上,我也是計過無數次也得不出更好的答案。但,我仍是認為機會有一天會降臨,首期是無論如何都是要先作儲備,準備隨時出搫。

主持人故作風趣地落井下石:「那你現在是否要每餐只捱一片麵包?」

全場哄堂大笑,彷彿他們都置身於香港樓市外。香港人,永遠都是未迫在眉睫都如同置身事外般,完全沒有警覺性。

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然後小聲地說:「要吃兩片!不然會餓,而且……麵包也會過期。」

大家聽著笑得更大聲。他們知道這個笑是如何悲涼嗎?我沒有笑,因為我懂這個「麵包男」的意思,也不時會做同樣的事。一包生命麵包十四片,食用限期通常是一星期。十四片剛好就是七天早餐的份量。如果一天只吃一片,放久了就會發霉,故此省下來也沒意思。不過,有時候早上醒來時見不太餓也會索性不吃,麵包放多一天半天不會有問題,那就可以成為多一天的早餐食糧了。

在笑聲中,我對這個呆呆的「麵包男」留下了印象,大概是因為他在麵包和儘早上車這兩個課題上都跟我是在同一陣線。

 

************************************

終於完成了個多小時的錄影,也不記得節目最後有甚麼結論,反正我一心就是在想著那五佰塊的車馬費。當我想找人問清楚支款詳情的時候,發現現場的工作人員仍在忙得團團轉。站在原地,我沒有離開的念頭。眼睛努力地搜索附近離有誰可以幫上忙,結果我截著那額頭已經鑿著「收工」兩字的主持人。

「不好意思,我想問那五佰塊的車馬費會怎樣支付給我?」我單刀直入的問。

「同事不是老早就問你們拿了個人資料和戶口號碼了嗎?他們稍後會經銀行帳戶過數給你的了,不用心急。」主持人亳不隱瞞他的不耐煩,說完就示意我讓路給他走。

「那不如再確定一下有沒有寫錯我的戶口號碼吧。可能那些『啡呢』會寫錯啊!」

「小姐,放心吧!我們會有同事再聯絡你,到時會跟你核對的了。」他頭也不回地徑自邊行邊說。

工作人員向我投下驚訝的眼神,大概他們從來也不敢阻礙那個所謂的一線主持人收工吧。我才不管你甚麼一線不一線,只要欠本小姐的錢,我便一定會力爭到底。可惡是那主持人向工作人員使了眼色,趁我的視線稍為分心之際就已經溜到出口那邊,害我沒有追上他。我本還打算作弄他一下,不讓他那麼容易得逞離場的。

「叮叮……叮叮……」電話的來電顯示是我的中同好友Mary。

Mary是我從中學就認識的好姊妹。從中一開始,我們就會到學校附近的文具店或士多合資把其中一樣受歡迎的文具或零食全數掃下,然後再以一倍以上的價錢賣給其他同學。有時為了營造缺貨的情況,我們會刻意賣給了一兩個同學後就停售,吊吊同學們的胃口。求過於供,那之後就可以以更高的價錢出售了。畢業後,我們仍是對於炒賣樂此不疲。不過,長大了,發現原本我們都做不了控制潮流炒賣中這食物鏈的最頂層,那便唯有隨波遂流地跟著大勢走,但不時仍會靠著眼光有利可圖。但Mary常說人望高處,所以她畢業不久後就考了地產經紀牌照,說不能只炒賣那些小利潤貨品,要炒就要炒樓,成為地產經紀就是認識這門學問的第一步。Mary還說就算將來沒有甚麼內部消息,也可以藉工作認識那些入手豪宅的富豪,說不定有天可以嫁入豪門。

 

「喂,阿朱!別說我這麼久才關照你,今次真是有好東西,只要一轉手就可以賺幾佰萬,見你是朋友才介紹給你呀!」一接通電話,Mary就急不及待地說著。

「幾佰萬?」事實上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與Mary碰過面,突然接到她的電話也有點驚訝。只是一聽到「一轉手就可以賺幾佰萬」我便急不及待地想知來龍去脈,也顧不得追究電話裡頭的她過往數月消失到哪裡去了。

「是這樣的,我手上有一個唐樓單位的盤-「太平樓」,現在叫價三百萬。我收到消息,政府很快就會收購這幢大廈。到時候按市價賠償的話……可以賺到兩百萬以上!兩百萬是不是很吸引呢?」看來這些就是Mary常提起但卻從沒有出現過的內部消息,看來今次消息終於收到了。

「這小道消息可靠的嗎?」基本上,我跟Mary每次通電話的內容都離不開大大小小的炒賣資訊,但涉及數百萬的還是第一次。雖然Mary任職地產經紀的年資不算短,但我仍不太放心,而且最大的問題是……

「還有,這跟炒波鞋,炒電話不一樣呀,我哪有那麼大筆錢?」今時今日,買樓付首期可是第一個,亦是最難衝破的上車障礙。

「放心,提供資料的人士十分可靠的,是內部消息,街外人未知的。我不怕跟你說,其實我跟男朋友上年也合資買了其中一個單位了!如果有錢,我也想買多一個呀!這些機會可不是經常有的,你若是真的想要,不如也找個人跟你湊錢好了!其實每個人算起上來……也不過拿六十多萬左右出來而已。」

「你真的炒樓呀?六十多萬耶⋯⋯可以找誰?」我腦內已盤算著身邊有誰會有六十多萬。「等一下,那單位在哪裡?可以先上去看看嗎?」

「行!你立即上去看看吧。鑰匙放在樓下士多,我會先打個電話過去通知一聲,地址一會傳給你吧!看在好朋友的份上,我會密切留意那單位的消息,有甚麼隨時再通知你。記著有買要快,『等埋發叔』就遲了!」想不到Mary暗地裡做了業主也不告訴我,還說好朋友。不過,看在她最終也把內部消息告訴我的份上就算她吧。

烈日當空下,步出電視城的我隱約間嗅到點點垃圾味。這地方附近的樓價雖然開始上升,但始終是鄰近堆填區,所以不知是否心理影響,總覺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酸酸餲餲的味道,買樓還是不要選電視城這一區……電視城!剛才在電視城錄節目時,不是有個做『機械人』貸款的「麵包男」嗎?他說他想儘快上車,又跟我一樣早餐只吃白麵包,省吃省用應該有儲下來做首期,是你了!

「喂……喂……你還未走,太好了!」

我在電視城門外狂奔,生怕遲一秒就來不及拉著這個潛力拍檔。幸好我平時訓練有素,有「超音鼠」之稱,就算腳踏高跟鞋,手上拿著大袋小袋的貨物也可以上天下海。

「小姐,你……你……要拉我到那裡去了?」

「去實現夢想呀!」

 

上一則
玩厭了空氣瀏海!《奶酪陷阱》鬈毛頭你又受得起嗎?
上一則
聽聽身體怎麼說
立即按Like,追蹤STYLE-TIPS.COM 每天facebook更新!

RELATED NEWS
FOLLOW US
POPULAR POST